您好,欢迎来到教育优网
   首页 > 资讯列表 > 详细信息
高考状元揭秘名校抢生源:高考前已索要联系方式 竞争从高一开始
教育优网    发布时间:2016-07-23  字体:  

2016年江苏省高考(精品课)成绩公布时间是6月24日下午2点。然而,1小时前,北京大学招生组就通过一位同学提前向李云飞报了喜。“恭喜你,李云飞,这次考了445分,希望你能报考北大”。随后,北大方面拨通了李云飞的电话,道贺后,约她去咖啡厅面谈。

清华大学招生组紧随其后,也是掐着出分之前联系到了李云飞。中国科技大学稍慢,出分后找上了门,“也约了第二天中午在咖啡厅谈。”

考分公布后,李云飞想要立即回到学校。北大招生组成员就跟着赶去,给她介绍北大的情况。当晚,北大招生组老师赶到,在咖啡厅与李云飞聊了好几个小时,详谈了校园的氛围和风格以及北大文理基础较好等优势,同时也谈到了李云飞自身的兴趣。

“听了北大和中科大的介绍后觉得这些学校都挺好的,”李云飞说,“回去之后做了认真的考虑。”最终,对电子元件接触较多的李云飞选择了清华大学电子信息专业。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一方面是受之前参加清华暑期学校的影响,另一方面是清华的气氛更符合自己的兴趣和性格。

招生老师:不觉得用车接学生有问题

2015年6月,高考招生如火如荼,一场北大和清华四川招生组为争抢优秀考生在微博上的“互掐大战”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这也让两校日渐充满“火药味”的抢人竞争成为了高考录取期间的热门话题。

2016年高考成绩公布当晚,清华招生组直接把河南省文科状元刘凯翔和理科状元刘云鹏接走。刘凯翔告诉澎湃新闻,当晚北大也在不断联系他,“说是别被清华迷惑。”

“我没去用车接,但也不觉得‘接’就有什么问题。”朱跃峰在电话里笑着说。他是河南省南阳市清华招生组成员,负责招生工作已有十多年。朱跃峰说,成为理科状元的学生始终在自己和同事的视野中,“太优秀的学生我们就一直关注着。”

“北大抛出绣球就抛呗,我们也不能不让他抛。兄弟学校像上海交大、中国科技大学的招生老师我们都认识,大家也经常交流。今年这个状元,北大和中科大也联络过,做过工作和宣传,‘希望你能到我们科大来,我能给你提供有利的培养条件’,这很正常啊。”说起抢生源的事,朱跃峰已习以为常,“我们跟北大也是兄弟学校,别说北大,我还推荐了不少同学去复旦大学、中国科大,都有。”

在争取生源的过程中,北大和清华经常采用类似的专人负责模式对高分考生进行游说。2016年安徽省理科状元邢梦琳告诉澎湃新闻,高考前,北大、清华的招生负责人就来过学校招生,当场留了部分成绩突出学生的联系方式,包括微信和电话。因此,成绩一出来就能和学生直接联系。

在“澎湃新闻2016年高考状元问卷调查”中,有很大一部分状元都收到了来自名校的邀请,主要集中在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

而在“名校抢夺高分生源互掐”的调查选项中,超半数的受访状元认为“学校更应用办学质量与自身价值去吸引学生”,有33.33%认为“争夺好生源可以,但不应该用互掐的方式”,只有13.89%认为此属“正常现象”。

对于这种现象,河北省文科状元袁嘉玮认为,(学校)态度是好的,强烈地抒发了高校“渴望人才”的愿望,但是做法有所偏激,希望招生体系能进一步规范。

状元:高二夏令营就有可能“心有所属”

其实,比起高考前后惊心动魄的争夺,招生办对优秀生源的锁定始于更早。

毕业于衡水中学的池思远是2005年河北省高考文科第二名,也是当年的衡水市状元。当年,北大和清华也各自与他通过电话,聊了两句之后,他就定了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现在抢得实在是太激烈了”,池思远说,“竞争其实从高一后半阶段就开始了”。

“招生办会提前锁定一些学生,拿衡中来说,我不知这个数据是否确切,北大在衡中锁定了20个人,清华锁定20个人,都是年级排名最靠前的,状元也肯定从中产生。他们会在这些好学生高二时就以体验营、学科营等各种名义和形式,邀请到北大清华去体验,去接触老师”。池思远感慨,“这个体验营的作用太重要了”。

确实,高二的这一次校园体验成为了后来绝大多数状元后一年择校的重要因素,并且更为水到渠成,坚定不改。

七天的清华之行是江苏理科状元李云飞高二暑假的难忘回忆。

清华在暑期有两种性质的学校,一种综合性的名为暑期学校,为期7天收费约3000元,还有一种是免费的分学科夏令营。通常,清华暑期学校会直接发“邀请码”到高中,邀请成绩比较靠前的优秀学生。

李云飞介绍,暑期学校活动丰富,包括了定向越野、小班活动、投石机制作比赛和雪花片结构比赛、讲座、文艺晚会、招生见面会以及趣味运动会。一场生命科学院院长施一公讲的“生命的星球”让她印象最深。

期间,有一场综合测试,即各学科的考试。李云飞介绍,考试结果分为三个等级:良好,通过,结业。“我当时是‘通过’,也就是得到了领军计划初试的资格。也有同学是‘良好’,那么他就得到了自主招生的初试和复试的资格。”不过,得到自主招生的资格并不完全看综合测试的成绩,也会参照学员在学校的综合表现,“比如科赛、运动会等等活动中的表现。”

调查中,有不少状元都提到了类似体验营经历对日后选择的正面影响。例如,2016年河北省文理科榜首孟祥熙和袁嘉玮分别在高二参加了北大和清华的夏令营,如今,也各自花落两家。

高考成绩一公布,清华就联系了河北省理科状元孟祥熙。“当时清华的电话我根本没想接,是让我爸妈接的。”他半开玩笑,“可能北大对我比较放心吧,知道无论清华怎么磨我,我都不会去的。”

虽然知道孟祥熙心里已经拿了主意,然清华方面依然坚持,不断打电话联系他。出分后,孟祥熙就和家人开夜车去了衡水。第二天一早,同校的河北省文科状元袁嘉玮被清华招生老师的私家车一路送到了清华。孟祥熙调侃,“小袁是直接被清华给保护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当地清华招生组老师跟着孟祥熙赶到了衡水中学。“他知道我要去经管系,所以就拨打了清华经管系一个院长的电话,请他给我介绍了院系的实力、师资等等怎么好。听完觉得清华也挺好,但是我已经心有所属,所以就只是听一听。”

孟祥熙觉得北大思想自由多元的氛围与自己的风格更接近,而对清华的印象是,“跟衡中这块儿比较像,强调集体荣誉感,严格而有纪律性。”面对清华的紧盯,孟祥熙表示理解的同时也感受到虽然清北两校在招生上存在竞争,但在其他方面还是合作与尊重,“不会刻意贬低对方”。

黑龙江文科状元曲铁男也遇到了清华招生组的游说。因为一心想学哲学,曲铁男早早就瞄准了北大。高二他参加的是北大哲学夏令营的听课和讨论。其中,李猛老师讲笛卡尔的一课让他听得津津有味。

高考后,清华方面开车接去北京的提议被曲铁男婉拒了。“不过他们挺执着的,希望我能了解一下清华的哲学系。提出了两个办法,一是想领我到学校转一转,我拒绝了之后,又想请一个教授到我们这来聊一聊。”最后曲铁男也没答应,“没有心动过,因为早就选好了”。吸引曲铁男的是北大的历史,“它在中国近现代很多大事里都起了很大作用。另外,北大的担当,所谓的社会责任感和理想主义的精神气质也更让我向往。”

专家:抢高分生源说明高校缺乏专业立场

除此之外,状元们择校的原因各有侧重。今年文科状元小雨(化名)的选择更多涵盖了情感因素。高考之前,在学校的北大宣讲会上,小雨结识了一位北大的女老师,因为投缘,两人在日后的交流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她把我当成她的孩子,我把她当成妈妈。”小雨的妈妈不在身边,从小由父亲一手带大。她说,自己和这位北大老师之间更多的是感情上的联系,而非招生。

高考之后,清华招生组也给小雨打过电话,介绍了学校和一些专业的详情,约她见面聊天,想听听她的想法,面谈之后,她还是选择就读北京大学元培实验班。除了对北大的了解更多之外,她也表示,这段缘分是最后择校的一大原因。

安徽省理科状元孙勇看中的是清华的工科实力,他也很钟意清华历史悠远的校园和“行胜于言”的校训,“做的永远要比说的多,当时我一听就很喜欢”。

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抢高分生源说明高校缺乏专业立场,简单地相信分数高就是好学生。”学生和高校之间应是相互选择。学生选择高校的前提是该校能为自身的成长和发展提供机会和相应的教育。

但储朝晖也承认,现有以分数作为衡量学生的依据的招生体制仍是普遍现象,除非从根本改变这种评价体系,不然,高校缺乏选择生源的标准,其存在就有一定的合理性。

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杨东平则认为,在互联网创新的知识经济时代,中国现有的状元文化已是强弩之末,对考试分数的迷恋和崇拜已经非常落伍。“比如美国高校的录取标准,不要书呆子,不会要考试机器。即使满分也不见得非要录取你。学习能力只是一个基础的门槛,社会关怀、领导才能,是否适合学科,适应学校文化才是更需要考察的素质。”

(教育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